胡傳仁 曹志峰
  2014年8月10日,一場特殊的婚禮在河南省商城縣看守所里舉行。之所以說特殊,是因為新郎是一名在押人員。婚禮結束後,新郎那慶建感動地對駐所檢察官說道:“我在看守所給你們添了不少麻煩,但你們還那麼照顧我。我一定好好改造,洗心革面,爭取早日回歸社會!”
  今年46歲的那慶建是個名副其實的“三進宮”,他曾經先後三次入獄,前半輩子的大部分時間都在監獄里度過。1988年和2007年,他先後兩次因為持刀傷人被判刑,分別被判處無期徒刑和有期徒刑二年。
  2009年第二次出獄後,那慶建似乎醒悟了許多,自己打打殺殺半生,除了近二十年的牢獄生活,其他的什麼成果都沒有。他想,四十齣頭的男人連個家庭都沒有,也是該踏踏實實過日子的時候了。從那以後,那慶建像變了一個人似的,開始學會收斂自己的脾氣,待人接物也有了幾分和氣。
  2011年,那慶建家旁搬來一個新鄰居,名叫魏小芬(化名)。魏小芬因為家庭矛盾,與前夫離婚後便獨自帶著孩子來商城生活。這樣一來,兩人便成了朝夕相處的鄰居。
  時間久了,兩顆相互認同的心,產生了同病相憐的情感,碰撞出愛情的火花。誰知,就在兩人憧憬美好未來的時候,那慶建又一次管不住自己了。2013年5月,那慶建喝過酒,晃晃悠悠地來到賭場賭博。到了賭場,他發現沒有人願意陪自己玩,便追上賭場老闆,對著老闆的左眼就是一重拳。那慶建自知事情又鬧大了,連夜逃往外地。五個月後,那慶建被警方抓獲歸案。
  2014年5月7日,商城縣法院開庭審理那慶建故意傷害一案,那慶建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
  手捧沉甸甸的刑事判決書,又想到即將投監的現實,年近半百的那慶建思前想後,頓感生活凄涼。特別是他想到剛剛相識的魏小芬,就在兩人相約即將結婚時,自己又要重回牢獄,他怕魏小芬就此離他而去。
  從那以後,那慶建開始與監管民警玩起了“手段”。一方面,他提出了上訴,想拖延投監時間。另一方面,他明知自己有痔瘡的老毛病,卻拒絕接受治療,想以此達到保外就醫的目的。
  2014年7月1日,那慶建收到了二審裁定書,他的上訴被駁回,他自知想要保外就醫也不可能了,乾脆破罐子破摔,他決定絕食,還寫了絕筆信。有時他甚至趁人不備,還會突然衝出監外,脫光衣服躺在地上,怎麼說都不願意進入監室。
  為了打開那慶建的心結,駐所檢察官不厭其煩地做那慶建的思想工作,時常找他談心談話,還對他的生活和病情進行無微不至的關懷。
  也許是被檢察官的耐心感動了,那慶建終於說出自己的心結。他就是想要在投監前能與魏小芬辦理好結婚登記手續。得知這一想法後,駐所檢察官和監管民警專程驅車前往魏小芬家中,轉告了那慶建的想法。魏小芬非常動情地說:“雖然他落到這個地步,是他自己惹的禍,但他對我和孩子都是一顆真心,是一個有責任心的人,我願意與他結婚!”駐所檢察官、監管民警與魏小芬一同來到民政部門進行協調,辦好了相關手續。
  2014年8月10日,民政部門的工作人員專程趕到看守所為那慶建和魏小芬辦理了婚姻登記手續,檢察官和民警在看守所里為二人舉辦了一場特殊而簡樸的婚禮。  (原標題:一場特殊的婚禮)
創作者介紹

彭褔

ccypouod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